陳菊-如果還有明天





















~
當2002年8月14日在市府幾個局處裡流傳一封公函後,8月20日上午9點,高雄市政府民政局等,緊急進行一次現場會勘並宣稱初步取得保存共識,一開始還以為真有共識並差點取消早已預定8月27日的討論會。但是捷運局西子灣(哈瑪星)站的路線計畫礙於期程和經費的理由,依然不肯為這百年建物再移10公尺,硬將南號誌樓切到;這結果致使2002年12月16日,在民政局通知張雅惠召開協商會議的同一天,捷運局卻將南號誌樓無情的匆促摧毀,這等於政府一手說來來來我們看怎麼來救這個人,另一手卻先把這個人用力活活打死。當這段捷運路線開挖之時,哈瑪星車場得配合一分為二,路線以南從此變得面目全非,其所經路線剛好是這車場最壯闊的部份。當這段捷運地下路線完工卻不復原,順便又在傷口撒鹽巴,在這路線地表上築了一條臨海新路,使整個壯闊的哈瑪星車場,從此葬送了完整保存明治時期極重要的活文化遺產命脈。日後輕軌路線依這條臨海新路擴建也只是便宜行事。儘管2015年民間如何疾呼這段輕軌路線規劃要依歷史紋理來走,都可以礙於期程和經費的細末理由,無視破壞一地人文的宏觀歷史構件。
~

一位受高雄市民愛戴的市長,即使任期只剩一天,都要好好重新思量這麼重要的歷史車場,應如何化為這城市最深遠而完整的一條記憶之河;接下來的市政已經沒有比給這城市擁有自己靈魂更值得做的事了;容我把標題直呼您的名,即使,您的任期只剩明天!*1

2015年8月28日,在白風箏行動*2之後,與張曦勻約在大遠百一樓的星巴克,不料因大雨客滿,只好往17樓鑽,在一家比較靜僻的咖啡館裡,她說:「現在這鐵道故事館*3,如果那時候沒有發聲,應該現在就沒有啦!」 我問:「台鐵要到2008年才將高雄港站廢駛,在那之前怎可能拆這站體?」 但她說:「因為規劃師的身份,我知道了這車站等因為捷運的關係即將被拆,覺得這些都是有歷史的建築,怎能這樣給他們說拆就拆,所以就找幾個人來開記者會。後來捷運位置才迴避了這一站體,但沒想到,躲過二戰沒被炸毀,真正百年建築的南號誌樓,竟然就在我們要召開第二次保存記者會的前一天,捷運局就趕緊拆除了她。」*4

我問:「為高雄港站的保存,妳發出了兩波"求救訊號",這兩波的時間距離大概?」 「就幾星期吧。那時為了希望哈瑪星里長們也出面幫忙,花了許多功夫才邀集到10個里長...結果南號誌樓就這樣被毀了。」 2002年12月11日,有一bbs站新聞版這樣轉文:「請不要拆高雄港火車站南號誌樓,請不要因為新的高雄捷運施工需要,就拆掉這座建於一九○○年高雄最早的火車站設施,請讓我們保存高雄最古老的鐵道印象。但高雄捷運局與民政局官員則認為,經過評估已完整留下高港車站主體建築,南號誌樓如再保存,捷運施工經費與時程都將受影響,他們也呼籲文史團體與古蹟學者,也要為重大工程著想。*5」 

2002年12月22日,同一bbs站新聞版也有另一篇轉文:「本來廿三日才要開會協商保留事宜,十六日卻在施工單位"不知情"的狀況下,讓已有百年歷史的高雄港火車站南號誌樓,被怪手打成廢墟,除了痛心,我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為了讓南號誌樓免於因捷運施工而遭拆除的命運,張雅惠日前曾與高雄大學都市發展與建築研究所所長曾梓峰、樹德科技大學建築與古蹟維護系老師吳奕德、楊博淵等人,發起鐵道建築保存請命活動。*6」 後來張雅惠改名為張曦勻,她這些舉措無意間變成今天保存打狗驛最早的行動和聲音。2002年12月26日,中國時報的時論廣場,洪致文就這樣寫:「光與願景的市府團隊,能把地標般的老高雄站大費周章地"搬家"保存之際,位於高雄港站附近的南號誌樓,卻因為捷運施工的關係,被"不知情"的施工單位在地方已經發出保存之聲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超高效率拆除。在台灣的文化保存歷史上,不知道曾有多少古蹟與珍貴文化財,就是一次又一次在這樣的魯莽舉措之下毀去,實在令人失望與感嘆!*7」 


















當一張高雄港站南號誌樓照片檔案的拍攝時間顯示2002年7月15日下午6點11分*8,這就已經對到了一些重要的點,這也確實和接著12月份的南號誌樓保存行動不同;可見市府不是主動登錄高雄港站主站體為歷史建物的,就是因為民間有這些重要動作,才促使了2002年8月20日(二)上午9點由高雄市政府民政局等,共同進行第一次現場會勘並宣稱初步取得保存共識,民間也以為真有共識,所以差點取消8月27日的討論會*9,後來發覺共識根本沒有對到。另一張討論會照片檔案的拍攝時間顯示2002年8月27日下午3點39分(與照片中掛在高雄港站牆上鐘和日曆的時間日期吻合,於此可算第二層確認這批照片的檔案時間是無誤的)*10,這證明了張雅惠確實有透過高市建築公會,在這天行了一次「哈瑪星地區歷史建築物-鼓山火車站(高雄港站)保存與再利用」議題之討論*11

捷運局西子灣站的路線計畫(哈瑪星站)並沒有因為張雅惠持續奔波疾呼,再次檢討為什麼只迴避主站體,為什麼不思考整體保存這絕對國家級車場的重大歷史意義?硬生生就是將南號誌樓給畫切到邊;這件顢頇的公共工程施作前的文化遺產毀滅行動,發生在2002年12月16日民政局通知張雅惠召開協商會議的同一天*12;這等於政府一手說來來來我們看怎麼來救這個人,另一手卻先把這個人用力活活打死。當這段捷運路線開挖之時,哈瑪星車場得配合一分為二,使路線以南從此變得面目全非,其所經路線剛好是這車場最壯闊的部份。當這段捷運地下路線完工卻不復原地上鐵道設施,順便又在傷口撒鹽巴,為消化從中央爭取來的大筆預算,不管當時所有文化團體站出來為此文化遺產遭受重大傷害發出抵抗的聲音,市府還是硬在這路線地表上築了一條臨海新路,使整個壯闊的哈瑪星車場,從此葬送了完整保存明治時期極重要的活文化遺產命脈。*13

















13年後的2015年8月22日,為什麼民間要再勞師動眾舉辦了"白風箏行動"?因為捷運局的輕軌工程又迫在眉睫,又將依那條捷運所誤留下的傷口擴建;哈瑪星願景聯盟透過這行動呼籲輕軌路線進入哈瑪星車場要能夠依循百年前的紋理進行規劃,千萬不要依錯誤政策所開挖出來的臨海新路進入打狗驛站,這無疑會加深破壞歷史紋理更不可逆性,還數次邀請議員幫忙,但捷運局的理由竟然和13年前一模一樣:「施工的時程和經費都不允許*14!」。這只表示陳菊政府延續國民黨那套去公民參與的執政模式,公共工程規劃任由一搓局處人員閉門造車,等到資訊洩露外界嘩然,才用時程和經費都不允許的理由來塘塞人民,如果規劃過程就讓公民意見充分參與進來,怎麼還會有時程和經費都不允許的理由;更直白的講,人民選市長時並不真的知道這個市長有什麼工程計畫,所以,任何計畫是否透明公開變成開放公民參與的第一要務,結果不是這回事情,把這麼大條的公共工程看成要修自己家馬桶一樣;只能說陳菊再怎麼賣力做事,做事的過程方法都和國民黨一樣,沒有民主*15!縱然這城市有再多的建設,都換不回這地歷史中的珍貴遺產被消滅,相信此等心情任何有感覺的人都會和洪致文在13年前所發出的悲鳴一樣:「…一次又一次在這樣魯莽舉措之下毀去一切,只會令人失望與感嘆而已!」















~~~~~~~~


【註釋】

*1
"如果還有明天",作詞作曲是劉偉仁(1963/03/23-2011/06/23),在1990年七月發行,是一首薛岳(1954/10/04-1990/11/07)人生中最後一張個人專輯"生老病死"裡的主打歌,為他人生的最後寫照,提醒自己在生命終止前,不要放棄任何希望,1990年九月十七日於國父紀念館舉辦"灼熱的生命演唱會",一個多月後的十一月七日因肝癌與世長辭。此文引用相同的標題,意在民間為這一重要歷史車場保存,已歷經13年、三次不同社團公民抵抗的階段,卻眼見這一車場猶如遇到政府文化癌症末期,也只能提醒自己在生命終止前,不要放棄任何希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JHy3mSiN7c

*2 
哈瑪星願景聯盟發起-搶救百年文史遺產高雄港站鐵道園區全區保留  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50807000458

*3

鐵道故事館成立前的故事  http://blog.xuite.net/dogpig.art/xox333/35226999
鐵道故事館網站  http://takao.railway.tw/

*4

張曦勻訪後補充表示,所有的過程還是算民間自發性,只是當時從發現發起聯繫邀請大家的,沒有像你們現在一様有個大團隊而是我一個,後來來的除里長外,也邀請了不少學界的人、社團的人,他們都有過來記者會,哈馬星協會有來,文化愛河的許玲齡理事長也有來。高雄港站要被拆是因為捷運施工通過的關係,後來記者會完後輿論壓力,捷運公司為此修改設計,高雄港站才被保留下來;我只知道捷運公司的計劃中高雄港站是要被拆除的,這種狀況也跟現在很多的抗爭一樣,公部門的資訊不公開,民間所獲的資訊不多。高雄港站那段還沒有曾梓峰、楊博淵,後來南號誌樓保留才陸續又邀請的。

*5

中山大學West BBS-西子灣站轉文(百年號誌樓在"捷"難逃-丁榮生報導)  http://bbs3.nsysu.edu.tw/txtVersion/boards/mis92tech/M.1039685605.A.html

*6

中山大學West BBS-西子灣站轉文(高雄港站百年號誌樓毀於怪手-李文儀報導)  http://bbs3.nsysu.edu.tw/txtVersion/boards/mis92tech/M.1040561933.A.html

*7

鐵道論壇-鐵路號誌樓老而聰明  http://www.readingtimes.com.tw/timeshtml/authors/railroad/story/030109-2.htm

*8

南號誌樓與北號誌樓是雙分控制車場軌道變換的主要機房設施,而南號誌樓是躲過二戰沒被炸毀真正百年的重要遺產。見-圖1(張曦勻提供)

*9

公函2  受文者:高雄市政府捷運局  速別:最速件  密等及解密條件:普通  發文日期: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三)  發文字號:(91)高市建公第十六號  主旨:取消原定於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二)下午三時,於鼓山火車站-高雄港站召開之「哈瑪星地區歷史建築物-鼓山火車站(高雄港站)保存與再利用」之討論會議。  說明:原定於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二)下午三時,於鼓山火車站-高雄港站召開之「哈瑪星地區歷史建築物-鼓山火車站(高雄港站)保存與再利用」之討論會議,原擬於第一階段討論之主題為「高雄港站之保留問題」,因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八月二十日(星期二)上午九時由高雄市政府民政局、高雄市政府捷運局、台灣鐵路局高雄港站、鼓山區公所、高雄市哈瑪星協會、鼓山區社區建築師等單位,共同進行第一次現場會勘,初步已取得保存之共識,因此原定八月二十七日之討論會議,延期於日後針對「高雄港站之再利用」議題,再行召開。  附註:原定出席者有,高雄市政府捷運局、高雄市政府民政局、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高雄市政府新聞處、高雄市政府研考會、台灣鐵路局高雄站、台灣鐵路局高雄港站、高雄市捷運股份有限公司、鼓山區公所、高雄市哈瑪星協會、鄭水萍先生、盧建銘先生、樹德科技大學建築與古蹟維護系、鼓山區社區建築師、鼓山區社區規劃師  (此函疑無寄出)

*10

就是這場討論會的公函(見註10)提早在市府幾個局處裡流傳,致高市府民政局等緊急現場會勘後便粗糙指定了一間站體建物為歷史建築,罔顧整體車場保存的歷史重大意義。2015年文化局好像搶頭香在白風箏行動前,一樣緊急現場會勘後便再粗糙指定了臨海新路以北為文化景觀。總之,我們把政治當秀場,那就只有等待奇蹟吧!見-圖2(張曦勻提供)

*11

公函1  受文者:高雄市政府捷運局  速別:最速件  密等及解密條件:普通  發文日期: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八月十四日(星期三)  發文字號:(91)高市建公第十五號  附件:為高雄市第一座火車站– 鼓山高雄港站的保存請命  開會事由:有關高雄市鼓山區「哈瑪星地區歷史建築物-鼓山火車站(高雄港站)保存與再利用」議題之討論  開會時間:中華民國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二)下午三時  開會地點:鼓山火車站-高雄港站 (高雄市鼓山區鼓山一路三十二號)  合辦單位:高雄市鼓山區社區規劃師  主持人:陳加全建築師(鼓山區社區建築師總召集人)、張雅惠女士(鼓山區社區規劃師)  出席者:高雄市政府捷運局、高雄市政府民政局、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高雄市政府新聞處、高雄市政府研考會、台灣鐵路局高雄站、台灣鐵路局高雄港站、高雄市捷運股份有限公司、鼓山區公所、高雄市哈瑪星協會、鄭水萍先生、盧建銘先生、樹德科技大學建築與古蹟維護系、鼓山區社區建築師、鼓山區社區規劃師

*12

高雄港站百年號誌樓毀於怪手一文第3段  http://bbs3.nsysu.edu.tw/txtVersion/boards/mis92tech/M.1040561933.A.html

*13

在2008年前後,許多民間團體曾不斷呼籲千萬不能開臨海新路結果它開了,2015年我們呼籲只要輕軌微微改道,便能並存新舊軌車來增彩這城市的特殊歷史紋理,但到今天,只有奇蹟才可能了!見-圖3( L繪製)

*14

2015年哈瑪星願景聯盟透過張豐藤議員,邀約捷運局主秘討論輕軌只要微調數公尺,即可讓新路線與百年前所留下來的軌道路線通順並存,所得到的回應依舊施工的時程和經費都不允許。見-圖4 (張豐藤議員提供)

*15

任何公共建設勢必觸及公民權益,如何在規劃設計的階段就讓公民意見充分的參與進來,已經變成民主社會裡政府最重要的態度和責任,這也是執政者降低民怨最好的辦法,過去不只一般工程,任何碰觸到文化工程的爭議,更是荒誕。以下連結是2013年抗議為什麼把我們未來高雄火車站設計得像一般商辦大樓無情(沒有表情)的模樣?最後結論就是市府閉門造車沒有落實公民參與結果。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630633079812&set=pb.726504811.-2207520000.1455291756.&type=3&theater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