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颱風





















海是島嶼與島嶼的道路,卻很難想像離開了岸又能以什麼樣子靠岸;甚至有可能掉入黑洞。2017年2月7日這天,朋友邀去走阿朗壹海邊,早上近8點的時候,從滿州200號道路騎摩托車經九棚(八瑤灣)時拍下這張照片。本文取自"胡差風景照"一書"來去"篇第89頁一文。

~


因為1871年的一個颱風,使一艘琉球國宮古島向那霸上繳年貢的船在回航時被漂打到台東的八瑤灣(九棚)觸礁,溺死了3人,餘66人登陸上岸。先遇兩名漢人向他們建議向南方前進,因為西方有兇猛的大耳之鬼(原住民),後趁火打劫搜掠了他們物品,使宮古島人認為此兩人不可信,改為西行。幾天後遇高士佛社原住民並被款待在家,但因語言不通習俗不同沒有信任感,66名宮古島人趁原住民外出打獵,便暗自分批逃離頭目家中,致原住民認為尊嚴受辱地盤受犯於是追殺,結果54人慘遭斷頭,剩12人在漢人楊友旺等人的協助下到了台灣府(台南),後輾轉福州才順利回國。這是歷史上的八瑤灣事件。 *1


令人咋舌的卻是日本藉由這一事件發展出了一連串的西太平洋島鏈南侵史,就像蠶蟲沿著枝條向新的嫩葉蠕動過去一樣。這一事件讓日本初嚐了第一次征台的滋味。首先在1872年將琉球王國片面設置為琉球藩,並向大清摸底之後,得到一個台灣生番係我化外之民的好答案,1874年5月便舉著保衛藩民義舉,從社寮(車城鄉射寮村)登陸,出兵恆春半島原住民各部落,這就是牡丹社事件。事件一開始,日本陸軍中將西鄉從道向英美等國租用船艦,僱用美國軍事顧問李仙得,並派員先來台調查。但英美等國反對。日本迫於外交壓力決定停止行動,但西鄉從道斷然不從,率領3600名官兵入侵台灣。除日軍抵石門(牡丹鄉石門村)時,遭到原住民強烈抵抗外,餘僅有小規模抵抗。奇妙的是2個多月的入侵行動中,日軍死於瘧疾者比戰死者多了近50倍。 *2


擴張的帝國癮頭難戒。事後更將琉球片面設置成日本的沖繩縣,琉球王國於此被日本滅亡;1879年3月27日,日本內務省書記官松田道之率領41名內務官員,165名警部巡查隊和熊本鎮台分隊的兩個中隊到達那霸港,強行衝進琉球王宮首里城的主殿,宣讀了日本維新政府頒佈的通告,並要求國王與王子遷居東京。尚泰王稱病拒絕前往。4月4日,日本宣布設立沖繩縣,派鍋島直彬為沖繩縣知事,令琉球王國正式滅亡。5月27日,尚泰王與重要成員乘坐日本東海丸離開那霸港前往東京,從此再也沒有返回故國琉球,1901年在東京位於飯田橋的居所逝世。 *3 


甲午戰爭隔年的1895年,台灣也被納入了日本國版圖,之後50年的時間,台灣和琉球同屬了一個國家。二戰時期,西太平洋這一串島鏈都被捲入了激烈的太平洋戰爭,直到1945年8月6日美軍B29轟炸機飛向廣島投了小男孩,8月9日飛向長崎投了胖子,6天後日本宣佈投降才終結了二戰。但是這串島鏈的悲哀並沒有停止。有幾個關鍵其實都被丟在太平洋戰區最高指揮官尼米茲和麥克阿瑟兩人的眼前;到了1945年的2月,當各種推演都無法預期下一個攻擊目標時,這表示並沒有人會知道台灣或沖繩下一刻的命運會是如何;美國終極目標非常明顯就是要以最快速度打到日本本土,迫使日本投降結束戰爭。 *4


1945年的3月當麥克阿瑟順利攻下呂宋,跳島戰術更成為最必要的前進模式,此時已經沒有必要登陸台灣去進行一場消耗時間的戰爭了,不管尼米茲或麥克阿瑟都直指了必須跳打沖繩。有時想想,命運之輪由不得人;如果1944年底尼米茲對攻打台灣和廈門的計畫,如麥克阿瑟對收復呂宋那麼堅持、或是當時的原子彈早3個月誕生,沖繩這一仗就不必打了。美日都知道沖繩是日本最後一塊盾牌,雙方都必將傾其所有。這使沖繩之戰成了有史以來在太平洋裡最血腥的戰爭。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博士候選人阿麗蔻直接告訴我,這場戰爭平民大約死了20到30萬人之多。這戰爭的代價其實至今還一直在延伸當中,它並沒有過去也沒有停止。 *5  *6


相比之下,台灣被轟炸沒被登陸,算是不幸中還有一個幸在,但是,兩島受這場戰爭所付出的代價,至今還真的一直在延伸當中,不管美軍佔領或中華民國托管,不管被叫做沖繩縣或台灣省,這一直都是最禁錮不安的政治現實。儘管1972年美國將沖繩治權歸還日本,但美國的軍事佔領事實,必得持續佔用不能退出,使二戰至今的沖繩一直是個美軍基地,這一方面可以就近壓住日本可能的軍國復僻或發展,一方面可以最快速度監控整個亞洲情勢。因為有這樣全球軍事佈局的樞紐地位,一個島嶼自然被設置了許許多多的軍事設施,阿麗蔻說整個沖繩島上上下下就插了30幾處大大小小的美軍基地,不管彈藥庫或飛機場,不管炸射練習場或港口軍需設備。它提供了美國在亞洲最大最密的基地數,讓美國佔據了西太平洋最佳的戰略地位。 *7


整個沖繩島其實就是美國一艘不必動力的超級航空母艦,只是上面還載有1百多萬名的平民百姓。這樣高度基地化的社會,連帶使沖繩的經濟發展一直被蓋在基地經濟的模式裡頭,就像台灣30年前的左營海軍基地外的各款小吃店、冰果室或紅燈戶、娛樂場所,主要顧客都是充滿朝氣的阿兵哥,但也只能這些,其他的都很難發展。基地的設備會隨著它的重要程度或瓦解或升級,剛剛好隨著亞洲各國的經濟快速發展以及中國與北韓的軍事快速掘起和升級,此時沖繩的軍控位置更顯重要,這地美軍的設備被迫也推升到最新級數的。 *8  *9


高度基地化的島嶼,許多奇特景觀就會出現,譬如百姓人家與轟炸機機場只一牆之隔,譬如頭頂經常就有超音速噪音飛過或掉下來,譬如社區的形成和發展和阿兵哥的動態息息相關,譬如胡差的銀天街,因為韓戰和越戰而繁榮,卻因為現在亞洲沒大戰和島民暴動而沒落。未來戰爭的形態已經不是越戰區域性的傳統打法,任何基地將是未來戰爭的飛彈標靶;居民和戰爭標靶綁在一起必然是人民災難。沖繩這一災難看樣子,日本政府是無力管到美國頭上,加上歷史恩怨,沖繩自己要不要獨立,已經變成沖繩人民政治上一個潛在選項,但這個選項是個困難。 *10


琉球對日本在骨子裡是有恩怨的,幾度歷史上的被侵略和最後被滅亡,二戰時死的比活下來的還多,最後還被鼓勵集體自殺。但現實總是牽動生存最重要的因素,怎麼來怎麼去怎麼找出最好最理想的生活模式,將是困難的選擇或無可選擇。就像台灣總是望著美日或中國,不曾好好看過東北邊的這個鄰居,也許就像它也好像不曾好好面對西南邊這個鄰居一樣;好像在強國與強國的夾縫中,彼此都得忙於搜刮自己省吃儉用下來的積蓄來去進貢或對付它們,接下來有空就只能趕緊躺平好好睡一下,然後天亮時才有力氣再爬起來繼續搜刮從自己身上省儉下來的積蓄。儘管颱風不小心都會把彼此吹到一起,但我們一有時間就只能巴望著強國臉色。 *11  *12



>> 胡差風景照-圖抗系4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