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產業無限網絡(二)


























~~~

嗨各位晚安
自從3天前豆皮那個「脫窗事件」開始
個人突然有些想法
所以
想藉這講給各位聽看看有無道理
1.
從豆皮~>行走的學校~>電療~>抵抗產業
很開心
當這個世界都在腐爛的時候
發現還有我們這群不爛的宇宙塑膠人
可是
每個人
其實
也都非常辛苦的在這個世界
努力撐著
那個撐力到底是什麼
其實沒那麼重要
只要老覺得這個世界不只要長這樣而已
它自然就應該應該應該應該應該
於是
慢慢就可以從中培養出一種鄙視人生的態度
並且輕鬆養成了
就是知道如何去唾棄凡常生活的許多細瑣繁難
可是
心裡卻又不知為何
開始與日俱增的焦躁和憤怒
2.
細看宇軒這樣的初稿
人差一點
開始神經失調
開始左右不平衡了起來
相信這城市
需要有一隻神雞出現
才覺得活熱
可讀起來卻有一點像我
如果真的有需要
也許可以有種分離式的做法
或要如何才能讓我真的可以自在
這要努力調適一下才行
不過
說真的
宇軒對於社會文化摺疊非常敏銳
論述架構可說清晰
這點從前面傳給我的綱緒看得出來
真正的文化產業
想必就是這樣製造
3.
行走的學校
確實努力的希望
文本來自網路發達
最後再回返網路製造更加發達
所以
才會渴望每個同學要做作業

在馬上接著的未來
必然一起摺疊這世代文化的閱歷
堆疊加乘再細密繁複
再堆疊加乘再細密繁複
這是文化引力
我們的生活一直被這樣的力給拉扯著
但是
也許
我們還得再經驗更深的難
創造才會變成自然

我們一直還習慣熱熱鬧鬧
不是孤寂
所以
行走也好
看電影也罷
我們沒有作品
4.
學生的痛苦會變成作業
藝術家的苦惱會形成作品
我相信
每個人的心裡面都住個小孩
像班哲明一樣
隨著我們年紀增長
他卻越來越小孩
我們忙碌的時候他也一樣忙碌
所以
彼此不容易看見
只有孤寂的時候他才會回來
當他回來了
我們自自然然就會想要
一起在廢棄的鐵軌上
搞一輛厲害的人力鐵支車推拉著
被海風吹亂了髮
還會吟誦一段詩詞做樂
看完電影
不能自己的就會討論一整晚
而且回到床上還意猶未盡想寫一篇字
以慶祝
因彼此存在和溫暖
而狂喜

L 在週五的悶夜亂雨



~~~

覺得GVO精神非常好
但我們抵抗產業無限網絡不一樣
明顯在於對應政府和財團壟斷的巨大破壞力
不管對於環境或文化等資產...
還有
抵抗產業極簡的運動模式應該有另種可能

可能1-任何再小的地方事務都可能擴充為全體最大連結訊號...任何端點沒有時間差並以共振方式連結。

可能2-經管團隊可以不必這麼巨大,甚至不必經管團...很鬆散就是一種很好管理模式...只要有部落格就辦得到。

可能3-最重要,抵抗產業無限網絡不必增加參與者還要多掛一個網的困擾(在自己部落格即可隨時看到「同業」裡

的部落格最新訊息)。

可能4-連結者就是參與者,用經濟上術語可以是消費者即生產者或它們跟本就是等同或毫無界限,以此直接實

踐(完成)在地觀察就地抵抗的人民即刻通報系統。

已將全球之聲小貼紙連貼到豆皮最愛連結底部了http://blog.xuite.net/dogpig.art/xox333
抵抗產業無限網絡
到時加入者也許就得個像這麼簡潔的
有個跑馬訊息的小貼條就行了
先降

Leoliu



~~~

那天是小蜜蜂們要出去採蜜時
跳跳問我募贊助時
要不要給個收據之類
我還一時不知如何回應
主要
我一直認為代天宮開講
幾近是一項通報及學習雙向課程
如何去引起在地居民
關注自己環境議題最為首要
讓居民知道他們所住的地方將要大改變
「知」
我認為就是人民最大的力量
所以
活動中的有講爭答
希望由在地周邊商家(攤)
一邊即時幫他們活絡生意和社區意識
讓他們也即時贊助一杯飲料或什麼東東
這樣都可以讓這活動更活潑去四面八方的在地互動
這中間
我們如何證明或開收據給他們
都可能讓我自問許多問題
譬如
是不是可以是
一張社區貢獻狀或合心協力證明
是這樣可以嗎
我想
當然可以類似
而且有意義
如果這樣
鳳梨先設計的這些刻章圖樣
就應該大家選出一個

還有人願意多花些時間
再設計更貼切的圖樣出來
請大家先參考

今晚7點豆皮聚會盡可能有幾個面需要討論
1.再說明什麼是「抵抗產業無限網絡」和這網路平台的未來該是?
2.代天宮開講至可能直接進入哈瑪星鐵路現場的再評估和準備?
3.小蜜蜂回聚討論及活動現場的事情提議?
今晚有空的人就來幫忙出些意見囉
先降

Leoliu



~~~ 

嗨各位
想到一些事向大家報告一下
在幾次活動有紀錄之後
總有一些困擾
譬如聲音和影像
不會有太多人有空或會玩後製剪輯
我們似乎要培養每個人都有
簡易的剪輯能力才行
也許
應該看看社大那邊
有無類似技術的課程開班
這簡易概念
應該很符合公民記者的美學條件
記得中祥那邊
之前有這樣的課程活動

像上週因雨順延
使黃文鎮要後延到8月份
還是順延下週?
豆皮部落格有人問
理應順延下週

活動運作上
讓後面已排好的序
順著跑好像比較有道理
所以
黃文鎮就順到8月份了嗎
請問大家意見
午安

Leoliu



~~~

到底贊成什麼?
有良心的人都需要想很久
都不見得回答得出來

很明顯市府決策是非常粗糙
決定變更重商業區
只是市府與台鐵一時興起的交換籌碼
對於大高雄或整個南台灣未來
沒有任何完整而可行的長遠規劃
當中國人開始反省自己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時
我們高雄應該開始要反省自己
高雄為何一直是癟三城市的101個理由

任何公共議題和決策
市府老技巧性迴避可以真正公民參與的可能
只因為市府自己明白
那手握的權力是有時效性的

我們老百姓也一直習慣用「嘿無效」
來遮掩自己從不行動的羞慚
很明白
我們是來擾動的
未來任何公共決策
真正公民參與的機制必須確實建立
這是文化民主的精髓
也是我們行動的內在目標

如果是我遇見林鐵樹
就反問他
身為這地附近里長
他又到底贊成什麼
又為什麼
這整個拜訪過程
重點在於問
而不是答
在於尋找問題
而不是指導里長
或要里長支持我們
我們沒有人會因為這要選議員或市長
所以
一切的方法只有誠懇的尋找問題
直接講
就我們所活的環境和文化裡
只是想辦法去刺激大家去想和去講
我們到底要什麼樣子的環境和什麼樣子的文化
這不是選舉拜託
所以
站在人民系統來講
一切方法都是
在擾動政府系統所控制的一元社會
讓它真正開放

Leoliu



~~~

「抗產是在於政府所不及的地方」

親愛的J之前已經講過很多次
認為政府舉辦世運是件對的事
所以
當晚我們在代天宮的活動不應該舉辦
甚至於大家都要去支持世運才對
親愛的J也認為
在賑災和颱風期間
社會還沒有穩定的時候
不宜再參加有關哈瑪星鐵支路的活動
如果
再扣掉我們自己設定
遇雨當週活動自動取消
看樣子
我們應該也沒什麼事還要去代天宮的了
大家從此以後
就在家抱著電視塞爆米花就好
也許躺著
一切就等政府來餵我們和指導我們
這應該更好

L只能說
大家應該自己多多保重
凡事請量力而為就好
千萬別虛熱過度
以免事情未了
就噴嚏和哈欠連著打
也許
應該這麼講好了
到目前為止
沒有任何地球人有方法
可以讓地球的自轉一圈(天)
約40000公里(地球周長)
大約時速1667公里停止運轉
所有伴隨天體運行的種種現象
有些
地球人會將它視為天災
這種天災
自古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這次莫拉客最大陣風17級在蘭嶼
其時速約3900公里
等於1天就快可以繞行地球2.5圈
當然
那只是陣風不是平均風速

這是大自然的力量
這種力量真沒人可擋呀
所以
區區的我們這些天真傢伙
相信今天過了
明天還得爬起來
爬不起來的
太陽一樣
自己繼續會繞它自己的圈

無論在這裡面參與的人是誰
沒一個人
完全沒有一個
是因為勞動了什麼而拿到任何工資或薪水
相信也沒有一個人會因為參與了
而壟斷到什麼資源
這之中
除了熱情還要有個清楚的意識
那就是
我們必須要建立人民自己的天災人禍通報系統
政府系統由上而下權力授予
變成鞠躬哈腰上行下效在所難免
容易方便報喜不報憂的置入性政績宣揚
所以
如何在政府系統之外
串聯起一道人民系統
這猶如社會安全的防火牆
一道可能在政府不及的地方
人民可以像白血球一樣
在地觀察即可就地反應(通報)
反應的對象也許是天災也許是人禍
我們抵抗產業無線網絡
絕對不是"反對"的意思
細究反對
其所含的意思是沒有身份或階級之分
譬如父母親會反對我們和某人結婚
或政府或財團會暗地裡反對人民的團結
抵抗
就有明顯的高低或大小或身份的區別
譬如小力對於大力的才叫抵抗
一種看似不可能的去面對壓迫才是抵抗
那意義早就超越反對的概念了
最近我在反省
人似乎不可貪圖熱情
以免喪失應有能力
事事熱心還真事事容易無成呀
因為這樣
社會價值講求多元
就變成應該
也比較容易被理解
平安

Leoliu



~~~

如果我們誠意邀人而不得
可能是我們還不被瞭解或沒表現出他感受得到的誠意
請千萬再多瞭解和體諒他的拒絕或不認同...
如果他真那麼重要
我們就更要誠懇相邀
否則我們就應該尊重他的如此...
凡是不能強求和更不該責罵我們邀約不了的人...

L與大家共勉



~~~

「存在的孤寂與熱血」

不然  
應該多花一些或要花更多的心思想想  
到底是因為生活中的無聊 
迫使自己參加了所有自以為有意義的事  
或義不容辭從心打中了而行動了 
給了許多名目和意義  
從中硬摳出了一點必然的屎尿 
博士說幹嘛要有成效 
又不是官方 
過程最為重要不是 
一種自然而然的教學第一 
到底成效在哪裡或更須要組織架構嚴謹的行動 
如果要這些地步 
這似乎不可能的事呀 
從一窩蜂行走的學校到電療聚樂部 
這中間沒有隔膜  
似乎以豆皮逐漸倡議的行走 
自然被吸收成電療成員 
電療成員再自然過繼為擴充運動的義工 
或無言的跟隨者  

這中間 
豆皮應該要負起反省這事所發展出的脈絡混淆的責任 
細看 
想從抵抗產業的烏合運動如何養成一尖銳的文化運動部隊 
想 
路是長的幾乎不見未來  

也許 
豆皮的角色可以更怎樣的扮演 
或誰能跳脫出框架之外 
給於真正的運動方向 
這時候 
也許正是須要思考的地步 
從野盟的成員大都為文人學者來看 
鬆散的沙龍式團聚 
似乎無可厚非 
沒什麼可以真正行動的 
只要當政者沒有傻到升等制度紊亂 
這匹文人學者也就不會傻到安享天年的夢醒 
一開始這樣的成員
就應可想而知
可以成就什麼的了

說到野盟的團聚會 
一心就應該不能太過寒酸和沒面子 
學者本應該強調彼此的不同之處那又要何以團結 
那只是說說可別當真 
一起喊團結或想做些什麼事 
一直是每個人心中渴求的那一覺春夢 
醒來面對現實又是另一個姿態可擺呀 
團聚可沒有任何強迫 
這年頭信教上教會有 
各別名目也只能以利誘發
還真想不出還有其他更簡便方法 
所以 
就近找來老連絡的講聽
呵 
最是自然而然 
話說回一句真理 
買東西要經濟又實惠 
意思就是能便宜又大碗最得人氣 
也就是要去豆皮消費的唯一真理 
就是東西要好吃 
其次能更便宜更好 
這是唯一真理

熱血 
只要受到刺激就會有 
但 
這通常就是五分鐘熱度可以維持而已 
什麼事可以是一輩子都會追求下去的

就是吃這件事 
世上沒有比這事更容易讓人一目了然
為什麼是吃 
因為 
吃是存活的基本條件 
台灣 
富裕(也許窮)到只有吃這檔事才是重要的 
吃 
說到底就是物質最重要的稱喚 
它會連帶土地的交易買賣 
色情行業的蓬勃發展 
權力升騰的基礎 
家庭和人際關係得以維繫等等 
所以 
不管某些人類特別不喜歡工作 
可總是絕大多數現代人必要的生存方法 
最低限就是糊口

不必要的必要工作 
致使人類產生出孤獨寂寞的世紀病症 
雖然這並不會死人 
可苦痛在心無人可解
容易視如已死  

抵抗產業的可能 
在於利用現有網路發達的個人網頁的自由創作 
所以 
L構思一個不以增加個人時間負荷 
找到習慣幾乎每天開機整理自己部落格和收發信件的每日動作 
架設一個只要像邊欄格式的網頁 
提供任何有意願收看非官方組織(抗產網絡)訊息的人 
當落在自己部落格邊欄 
置放一個非常簡易的新聞跑馬條 
可以隨時收看和點閱抗產網絡最新訊息 
訂閱者等同參與者也等同行動者 
這樣一個簡易概念  
沒有人可以完成  
問題在於什麼地方  

如今 
很多的加減乘除 
大家都不太敢直接碰撞那個沒有任何人言明的癥結 
卻使命花更多力氣在即將不久 
就不再會有人關注的一般網頁的添充 
整個頁面廣告充斥也沒有視覺重點 
使不重要的很花俏 
重要的看不出來 
這是十足失敗的網頁 
如果 
沒有人可以出聲 
這就一去不回的事了            

L.20090907
    

  

~~~~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