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基塔斯鹽包




2006年2月,來自天邊遠的立陶宛藝術家史基塔斯(Sigitas Staniunas),因為到高雄橋頭藝術村駐村,一天晚上淑燕帶他來到豆皮,而促成了他回國前在台灣的最後一次展演,他這次真的又展又演...他擅長18世紀哥雅(Francisco Jose Goya y Lucientes)那種優雅甜美的油彩調色技巧,加上19世紀德拉克洛瓦(Ferdinand Victor Euqene Delacroix)戲劇般對比色彩的塗抹,在台灣這種純西洋古典畫法非常罕見。

那天史基塔斯使出所有吃奶的力氣,將在台灣這段期間所畫的所有油畫,全部掛滿豆皮可以讓它掛的地方,再在所有可以擠塞的角落擺設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各種乾燥的花草茶葉、一大束成熟的紅玫瑰花,三大包臺鹽製的粗粒海鹽、正在現場煮得咕嚕咕嚕的一鼎紅酒湯、他各樣垂手可得的廢物零件組裝...把豆皮現場誇張滿載史基塔斯所有一切的感覺,一間零亂的加工廠感覺。

開始沒多久史基塔斯拿著畫架、畫布、畫筆和調色盤,並吆喝一群台灣的朋友跟他至1樓五福4路街頭當街畫畫,一時也圍觀了不少路的人...畫什麼呢?只是鬼畫符啦!當回到展場時也繼續他的行為表演...音樂吵雜,觀眾吵雜,整個空間就滿溢吵雜的感覺...加入花、茶葉和念著聽不懂的詩+給它不到入味煮熱的紅酒+隔2天得回立陶宛的離別情緒+和著燥音和咖啡味把它灑落滿地白析析的粗粒海鹽...一場展覽加表演的行為,就在這樣糾結吵雜的氣氛下圓滿結束,遺留現場狼藉的東西怎麼辦?隔天再說囉!

一場最古典的油畫作品展覽,佈置1天,展覽1天,拆展1天...這純粹是一場藝術行為!短短1天就把它展完沒有什麼不好,只是那要精力充沛的藝術家才做得來...最後一天也就是第3天接近中午的上午,史基塔斯和他在立陶宛朋友兼經紀團隊總共3人逐一並條理的收拾前晚的一切;把展覽搞成像儀式般瘋狂的表演,或許沒什麼大不了,但拆展收拾的時候可以這麼小心翼翼、井然有序卻是少見…最後他覺得應該送給豆皮的,或不重要或帶不走的,通通只能就地處理了…酒精膏還剩5瓶,鬼畫符油畫布大小各一塊、簽名調色盤一塊,燒煮紅酒的三腳竹筒架1個、高腳紅酒杯一手、雜物垃圾3大黑包、海鹽混雜玫瑰和花草餅乾3大麻袋。

鹽巴跟石頭一樣重,真的,實在太重了…不曉得這樣丟給垃圾車會是什麼下場,所以,那3大包海鹽就一直擱置通往3樓的梯間那兒,直到一天朋友來找,我靈光乍現包了1小塑膠袋送她,她問這可以幹嘛?我說是一包很夠味的回憶!當然,因為它的成份有碳酸氫納、天然保溼因子等等元素,所以可以將它拿來泡澡、做SP都可以...最後,我說這是一件作品;一件將藝術家不要的廢棄物打包,並且懷念這樣一個來自天邊的人…所以,我將它命名為~史基塔斯鹽包。

如果您有眼光而且覺得這作品有收藏價值,只要在豆皮消費過後,就跟吧台人員說您要買 "史基塔斯鹽包"!我們會象徵性只賣您10元喔!如果您覺得一定要我簽名才覺得真有價值,如果我剛好在,那一定非常樂意簽上我的名字...通常秋兒的作品只在分享一個很難實際述說明白的一份感覺,而且只在某個不怎麼明朗的時空底下...它的完整度剛剛好就在簽下任何名字之前算是最完整的形體,純天然無雜質、沒有任何人為的圖騰標記一般...當然,您認為一定要刺個紋路噴個鴉不可,我會很樂意的! (Leoliu)

~
物件/10.5x12x16cm
照片/21x29.7cm
完成/2007
~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