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產業無限網絡(三)






























運動的有效性必須建立在這看似無效的日常裡


今年(2009)2月,李重志先生向野盟提說高雄港站及週邊哈瑪星鐵路將變更成商業區,其命運將被市府全部拆除...有人當場因而提議去臥軌算了,也有人提議真下鄉一次一次說給當地居民瞭解這事即將發生...這期間重志在市府、議會折騰數月,結果如狗吠火車,實無力改變這莫名其妙又莫可奈何的事態。


野盟成立半年以來,於高雄在地一直不停的創造小運動,如發起到鳳山打開公視的遊行,陳菊政府打算勾結王天霸? 再見了舢舨船...這些地方小運動經驗的累積,讓我們對哈瑪星鐵路將如何運作起了更根本性的轉變, 1.更瞭解野盟和個人自己的局限,所以我們需要從運動中去體驗學習和去論述自己的環境和歷史 2.我們更瞭解到環境和文化資產最大的破壞者幾乎都來自人民自己對自身環境的不瞭解或不在乎 3.當然,最後我們看見的就是政府的力最大,它舉大刀亂武沒人有法鬥。


所以,我們覺得要保護自己的環境和文化,我們不覺得有什麼高深訣竅,我們必須回到基本面回到市民「知」這件事情上,所以,我們鼓勵重志回來自己的環境裡一次一次的去講,由下而上的去提說這力量才會大,因為我們沒有人因為這就去選議員或市長,我們就像人體的白血球,要就地觀察,然後直接在地抵抗。當市民充分知道之後,自然就是一股無比力量,無論誰一旦執政那就不敢亂武。


6月份,重志意識到文化的公共議題已刻不容緩而且無路可退,於是,我們便從7月份開始了這樣一個微小的、在地的文化運動,目前已進行到第5場...抵抗的重點在於我們人民自己凡事(公共事)無效論,這猶如預防流感要勤洗手一般,只能一次一次的洗,沒有任何訣竅...這樣,才能減輕病菌感染;這樣,也才能減輕政府惡搞的機會。


無論假流行音樂真蚊化中心、假世運美容真消滅民營舢舨事件,再到哈瑪星假重商繁榮背地裡只想賣地求榮...於是,抵抗產業無限網絡概念在這樣脈絡下形成,回到賴以為生的環境和文化下,「知」就變成人民最重要的武器,所以我們以抵抗產業無限網絡架構有別於政府的指令系統,試圖建立人民自己的通報系統...我們相信,政府不會只做一件不對的事!它,會是一連串的一直過來。


8月份在代天宮向我們人民自己通報的活動,有些微更動,譬如將原本週四調整成每週五,時間一樣從晚上7點開始,內容安排也為了讓現場談話議題能夠更加簡潔流暢,7月份原有的開場表演部份將完全取消,我們將試著以嘴巴路線戶外版的方式進行,現場一樣有主持人有引言人,但,重點將放到任何說話(參與)者的回應上,4支麥克風現場繞著拿,讓周遭的店攤和客人盡量加入來講,讓在地人敢一起來講在地的事,這將是我們8月份的重點。


(文/Leoliu)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