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高雄劇場行屍走肉



~
嘴巴05-20070311 高雄劇場行屍走肉
講者/爆炸頭、郭舒、Leo
~

我們的憲法猶如一部永遠不能用的劇本,因為它所有要執行的事物都在彼岸...我們劇團(劇場)搞出來的劇本也同樣有這種毛病;一直握住一部永遠不能自己作主表演的劇本...因為它所計劃的內容,都不是自己既有條件(尤其經濟條件)可行的架構,所以經常需要"等待狗頭",等待大伯樂(國家)來救!不曉得為何,我們腦袋所想出來的都不是自己可以完成的...如果我們是窮人,那窮人創造的劇場,為何場面一定要搞成花費慘重不可?我們是不是可以在敗落的經濟條件底下,照樣演到觀眾擊掌不停...不行嗎?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