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行走是最溫和的運動



~
嘴巴20-20070912  行走是最溫和的運動
講者/牙牙、淑卿、真愛、子珩、紀紐約、玉冰、阿冠、王董、Leo
~

這次的繞一圈,讓自己重新發現一些想法,比如,應該要好好解釋一下~"行走的學校"是什麼,它可以怎樣?所以接下去的9/12高雄港繞一圈的嘴巴路線,大家就有針對這議題再討論了一些...它以豆皮文藝咖啡館為核心,但它是一個鬆散沒有固定成員的行走和聊話團體,我們稱它叫做"行走的學校",它主要分腳底和嘴巴2種路線。

腳底路線約每2個月會在豆皮所在城市高雄這裡,找出一條大家想走的路線,然後一起沿途行走、紀錄...另一方面,嘴巴路線每週四也會不定時約3、2位想講講個人想法的人來豆皮錄音...然後,我們再將這些影片、聲音、文字、圖畫...放置到各種媒介管道與人分享。

概念上,是可以把它界定為一件新類型的公共藝術或公眾藝術,它存在的時間可以一直延續,比如每週都可以有嘴巴路線,每2個月可以畫出一條腳底路線;探索的空間雖然只以一個城市為範圍,但,非常歡迎和希望每個城市都應該有一所來自城市住民自發的行走學校...因為這樣才能觸及它的深度,在這巨大商業操作的世代夾縫中,要簡單生活和真實看待自己環境反而不是一件容易事...

8/27大伙走完高雄港繞一圈的路線,2週過後的9/12,大伙再度相約豆皮分享彼此的想法...這裡有人提出對行走或行走的學校下定義,也有人對這次行走說了一些感想...紐約-這經驗是很難得,因為平時不會這樣走! 阿冠:這行走的意義對我來講,是對一熟悉的地方用陌生的方法面對! 玉冰-當行走過許多學校的外牆時,我驚覺到我們是學校外的學校! 王董-這樣行走,感覺比較像禪修! 牙牙-我們文化局對待公共藝術竟然是如此的反公共性! 真愛-高雄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公共道路可以很公然的據為私有! 子珩-這樣的行走真的有點小瘋狂!

於環境來說,當謝長廷把高雄港圍牆打開時,為何像防波堤這種地方卻以不同形式和理由圍了起來?當市府不斷開闢自行車道時,為何具有文化歷史意義的環市鐵軌卻遭到封拆的命運?當我們為消化預算不斷挖補馬路、當道路的設計都只為車子服務、而生活周遭的路障和路霸隨處林立,這時,公眾的環境維護和行人的路權又如何被我們自己糟蹋...一路上,我也看到所謂的公共藝術其實只是藝術家變相搶錢的街頭垃圾,與公眾理想關係負面...

行走其實是一種最溫和的文化運動!行走的學校我們定義它是一件公共藝術...讓市民如何能夠悠悠的行走在這城市,就是市民對市府成績最好的判別和對這城市最直接的感受!如何讓自己身心無虞的行走在自己的城市,這種環境意識的覺醒應該是市民對自己城市一個最基本的想望,像這麼卑微的一個公眾理想,不應該距離我們如此遙遠。

>> 行走是最溫和的運動 (原po文章 )
>> 高雄港繞一圈(計畫4)
>> 2007年中元節這天
>> 高雄港繞一圈(小後記)
>> 高雄港繞一圈(錄像)
>> 同學們作業(高雄港繞一圈)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