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1909





















































如果我們界定一種有前因後果的關係性在,這種關係就很有可能形成所謂的「時間」這個東西,萬一它又可以量化成可數的同屬單位,無疑的它可以叫做時間;所以,時間是一條線的形狀,可數卻數不盡;假如我站在這條線的任一點上往前看是看不到盡頭,往後看也一樣沒有盡頭;猶如我的前後各有一面鏡子對照著,使我的眼睛看到鏡子裡的我是一直無限的深入鏡中;最後,它很有可能不是真的時間,也許只是一場「錯覺」,或時間跟本就是錯覺。但是,我們有生之年卻一直可以計算自己的年齡,並以此類推別人的年紀,而且重點是樂此不疲,因為我們以為已經掌握到了什麼。

走入1909的計畫裡有這樣寫著:「為什麼是1909?」

後面似乎這樣自答著:「1909距離今天2009剛好滿一百年。1909是高雄開始供電的第一年。1909是高雄邁入現代化的分水嶺...」

但那是對照於計畫行動的那一年是2009年,才覺得更有意義,因為是100年;因為我們以10進法計算著它,所以感覺到特別有意義;假如是2015這一年來計畫行動,就感覺不到那個意義有何特別。事實,時間是再抽象不過的東西,但是最離譜的地方它是「可數的」,呵呵,以後看抽象畫有人喊看不懂的時候,你就可以告訴他,它可以換多少錢就能解決他的問題了。

這次的計畫,我暗中預備了兩個「難題」給大家,一是時間,一是相片;這兩個難題當然有我自己的解答。首先針對時間,我給了它這樣說:「...如一個繞圈子的輸送帶,右邊是“將來”而左邊是“將去”,其實一下子將去會繞到右邊,將來也會繞到左邊;但我們必須得把右邊定成將來,左邊定成將去...」,而且我更進一步說:「...事實上時間不能分過去、現在和未來,時間沒有對立和方向,當我們面對未來時,我們背後不是過去。我們的過去和未來其實都在我們前面,像中正路和五福路都叉接在我們前面一樣,我們背後什麼都沒有或什麼都有,因為我們後面還是我們。它,像一根叉子,一頭叉尖看我們要插什麼,一頭是把,看我們怎麼去拿。所以,時間只是個工具,全為我們所用。」

再來針對相片,我說:「...其實僅是媒體機械本身的功能,再加上操控者某種嗜好的反應罷,並非當下影像機器攝取了真相,譬如現在我們拍照時,通常攝影者會移一下或要求被拍者笑一下,或等被拍者擺一下,事後還可能修一下...」 所以我進一步有說:「...以前去沖洗照片時,店員會問要3×5或4×6,這就是關係機械功能的生產和控制,所以一張照片的形成主要反應了機械產控者(包括使用者)許多層面的意識和品味...」

所以,最後我問人或反問自己:「...100年後的今天,在同一個風景拍點,我們又可以用什麼心境比對兩者(指100年前的拍者和100年後的拍者)呢?」

最後,還是引述計畫行動裡的一排紅色的話:「一切知識在我腦中,一切情感在我心中,之於這個城市,我如它微微濕潤的海風想像著... L」

L.20150304 補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