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 海上情書



























發給M:「M 好康的紀錄片試映會 10/2晚上7點在台鋁影城-海上情書 有時間看嗎 」 再發:「想看 趕快喊一聲嘿~」 再:「要嗎?」 M:「我無法去.沒時間.歹勢」 再發:「在新開的台鋁影城 導演的老公早期常去豆皮喝咖啡喔~ㄛ~」 「我只期待你的店{我的豆皮)其餘次之.你剖奪一個老人(我)的(最愛)」 「麥安ㄟ啦~ 招老婆一起去看啦 免費的呢(我要票就好啦)」 「你真的不弄了嗎?我真的不行.我天天要回燕巢老家.煮飯給爸.媽吃.」 「不是我不弄 是老天教我別再搞的才對 真的 辛苦了 好啦」 後面還拉勒到很多其它事,省略。發給Y:「好康的紀錄片試映會 10/2晚上7點 在台鋁影城-海上情書 有時間看嗎 http://www一艘遠洋鮪魚圍網船即將從高雄前鎮出海,隨著魚群東奔西走...」 Y:「好的」 「Y沒錢,需要觀賞費用嗎?」 「我多要一張票就可以了」 「OK」 「Y會參加」 給Y:「一隻大拇指」 有一個,太好了。發給W:「同上(好康的紀錄片...有時間看嗎...」 隔一天,W回:「海上情書Trapped at Sea, Lost in Time 片長112分 上映日期:2015/10/23 明天10/2 是特映嗎?台鋁影城並無此消息。」 我:「試映會通常不會打廣告」 W:「所以,真的是明晚?你已經拿到票了?」 再隔一天:「昨天沒問到負責的人 明天再問」 W:「CALL 不到你耶!怎辦?」 最後:「等一下見」 發給其他人的省略。小折了一兩天後,今天看到郭導,沒看到柯能源,卻見到好多好久不見的朋友,好像同學會。

認識柯能源是在豆皮的早期,那時他正讀南藝影音所,他人高馬大,一開始經常和另一個也人高馬大的朋友老出入豆皮喝咖啡,現在都已經想不起另一個的名字了;我們經常會聊些什麼的,也不知什麼原因,可能畢業或跳去那裡了,兩三年後就消失不再相見。因為某種癖好或個人特質什麼的,基本上都會婉謝文化局邀約的特映會,這次我上網先查了一下,竟然看到:「郭珍弟導演與創作伴侶柯能源的最新紀錄片...」,她們是伴侶?郭導可是得過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呢!心裡一怔想說應該去看,再查一下「海上情書」,只跑出微少的影片介紹,知道是部關於台灣遠洋漁業的紀錄片,因為自己小時候週遭都是討海人,加上外甥現在也在跑遠洋,於是心再一怔想說要去看。E小姐:「請問要幫你預留幾張呢?」 我心理很好奇,但一時也不曉得怎麼說:「一張就好!」 親切的E小姐回:「好的!」 我嘴巴突然遮不住:「到底可以要幾張?」 「喔!沒關係,看你邀約到幾個人,再跟我說也可以。」 掛下電話,心裡的好奇像洋面上的氣流急速上升形成熱帶性低氣壓,不久變成一個強烈颱風在心裡一直轉;當然我沒做過「電影」,所以真不知道到底「台灣電影」或「台灣導演們」都喜歡流行募資半套做電影,嗎?真的,這一直是我心裡對台灣導演們的看法。如果做一部「正常的電影」得花1億,阿我因為太沒人緣了只籌到10萬,這也沒關係,只要不做半套「正常的電影」就可以;影片生產最多就只能花5萬,無論如何要留另外的5萬去告訴人家來看這部「不正常的電影」,要拍片工程加放映工程才是「全套」的在做電影。對,我不是說「拍」電影,我是說「做」電影,做電影其實不應該是導演的事,他只負責拍電影;所以,我們台灣都說拍電影,相比較之下,就只在做半套電影。

貼在一個小群組:「嘿~ J 最近終於出現幾部海洋為材的電影 (可喜)可看!」 K有應,但他是影評專家,他照理會寫,省略。後面就當我一個人自己貼爽的:「嗯 今天看完有一個很強的感慨 文人上戰場 美感大於槍炮 傷感大於真理」 「電影大略是順暢 可 最後漁工想念家人 回了家卻想念著船上 總是情感的眷顧 可惜 」 「所以 我們也許可以思考有可能的 實在很討厭千篇一律的不可能 只講情感的電影 是一種不可能」 「我反而在乎它背景那種"寫實"的配件 船 網 燈 探器 圍捕 靠岸 漁證...問題這電影在講情 雖然「紀錄片」 卻比劇情片還講情」 「為什麼 可能為了照顧票房嗎」 「咖~ 我們在這邊可以講血腥一點沒關係」 「不管 我們這樣聊入骨一點他們才可能有興趣 The Martian」 「都可以把一大堆太空數學塞入片中」 「我相信沒幾人真懂 雷利史考特最新片 可是大家還是看的嘴巴開開的」 「為什麼 因為它和今晚我們看的拍片策略剛好相反」 「它還是有許多情感的東西 但它不是主題」 「海片裡有許多漁產環境國家迂腐政策 主題卻是情感」 「The Martian在談一種政策 票房昨天塞的滿滿」 「所有可以理解的事物 都是在幫我們去瞭解未知的橋樑」 「我們卻老拿不可能的情感去框我們現實的無解 最後 台灣永遠不可能」 「這是今晚最大的感觸」 「前幾天我聽到一種說法 要一台bnw跑比現有的速度快一點有可能 但要跑快現有速度的10倍 那 對不起 一定要換別種東西 那種東西應該也可以不要叫做車子 意思就是 要拍出不是現有影片的癡呆 對不起 不能再用文人或詩人的方法」

是啦,從唐詩裡比較閱讀不到「寫真」的東西,只有美,尤其是思鄉思情略帶傷感和頹敝的那種美。唐朝詩人很可能是最「壞」的文人,再來是台灣的導演,從「台灣電影」中也不容易讀到「寫真」的東西,尤其拍「紀錄片」的,只是充滿著「美」這種臭得要死的東西,我們怎麼可能從美到發臭中聆至真理?我們惟有認真面對醜陋才能試煉出祂。過去半世紀被「大陸型」政府所統治,海洋從此變成一堵比柏林圍牆還巍峨的黑水,海邊到處禁,河邊到處圍,山頭到處砍,山壁到處挖,這種「大陸型」腦袋真一心一德,始終貫徹安定中求富求貴;恐怖片裡最可怕的就是自己人受感染後也變成了鬼,意思是外來的還不是最可怕,記住。最近一本書「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看看之後還覺真有它的道理;地理條件上我們的四周是海洋,但是在心態和認知上,我們不是;各種原因,使得台灣明明在海洋之中,但是卻長期背向海洋,使得我們忘了面對海洋該有的冒險探索;使得我們身處豐饒之中,卻看不清自己的資源。看到這些字就讓我想起10幾年前,幾個熟識和不怎麼熟識的朋友一起到了歐洲大陸,就一路歡天喜地的喊著:「好遼闊!好美喔!台灣好小喔!」 咖~ 這個喊就讓我突然覺得:「哪有?」 「我們的海那麼大!」 從那一刻起,像骨牌效應般,把「大陸」意識放到「海洋」的時候,海洋就全部變成障礙。這是多麼的愚昧和大錯特錯呀!我想,海洋最容易教我們的,就是在這種不穩定中如何取得平衡,生命自然會在這種不穩定中獲得豐富和精彩。(20151002 L粗稿討罵)

*2015.10.23全台上映 海上情書精彩預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92zIHHZoqg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