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差風景照




~
個展:劉秋兒 LeoLiu
主題:胡差風景照 Koza (圖抗系4)
展期:2016/12/15(Thu)-12/18(Sun).14:00-18:00
展場:一年畫廊.台北市北投區自強街61巷6號
提醒:有圖畫照片118幅 垃圾物件裝1鞋盒 散文影像67分鐘 海報2000張 影印書30000字 僅展4天喔 先祝大家聖誕快樂
~




胡差市是二戰美軍佔領沖繩島後,對越來地方稱呼Koza而來,後來這地方改名為胡差村,直到1974年與部份里美村合併為現在的沖繩市。但很多人到現在還稱這裡為胡差或胡差市。胡差其實被留下很多的文化資產。因為戰後亞洲最大美軍基地集結這裡,其十足的基地性經濟在這裡發展出它特殊的生活文化;不論商店、餐館、戲院,甚至風迷全世界的新沖繩音樂。美軍佔領後大規模發展國際風格的簡約式鋼筋水泥盒,乍看像柯比意粗野混凝土建築,這意外構成了胡差風景的重要元素。風景做為表現一種意識形態,也許從英國泰納的迷亂開始,而荷蘭梵谷是一種波動;面對各種社會環境變遷下的風景,人類始終都有自己的感觸和描繪。影像做為一款紀錄本即妄為;照片是來自一款描繪影像的結果,至少它一直可以任意裁切景象。描繪是一款畫畫。關於拍照或畫畫,我應該更樂於閒聊拍照或畫畫行為。所以我們先來聊聊這次拍風景照的行為吧。

2013年的8月,我在胡差待了17天,針對這地風景,我做了4趟繞圈行動;即以身體輪動和隨地拍照來採集這島的經驗和影像;採集範圍時有溢出胡差一地,但始終以解放區和廸哥旅館作為繞圈基地。這兩處都位於胡差曾經最熱鬧的街區,都在嘉手納美軍基地牆外附近;因韓戰和越戰使基地牆外熱鬧,卻因冷戰瓦解和島民暴動而蕭條冷清。銀天大學試圖要從銀天街這邊開始復興它的榮景,而這個榮景要用什麼姿態回來,變成是一個嚴肅和複雜的問題。沖繩在現實裡是戰後作為美、日共同利益下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棋子,是1945年美軍佔領下的日本侵占地。1879年琉球被日本所滅,如何獨立建國或復國是許多在地人想像或難以想像的夢。僚児透過社區劇場一點一滴把文化歷史的痕跡翻出來、阿宗年輕時和許多在地人都厭惡美軍並碰上1970的胡差暴動、阿麗蔻從美國特地回來以沖繩獨立為命題書寫她的伯克萊大學博士論文、一柳住在那霸市卻經常跑到銀天大學來幫忙,也許他對獨立有不一樣的想法。另外,中國在沖繩似乎也有一股弔詭的力道在蠢蠢欲動。

在大國之間一直被虎視眈眈,自己的身份一再被剝奪被占據,這種集體被霸凌的處境對台灣來講簡直非常理解。在台灣思考存在的意義時,抵抗會變成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抵抗是一款集體社會被宰制後所產生的認同與反動的拉扯;抵抗是人類社會變遷過程中複雜的暗潮和天性;這個思緒形成了我身體經驗這一地景和採集這一風景的底蘊。繞圈並不是我來胡差前的計畫,而是事後整理時歸納出來的;在沖繩期間也發現一些有意思的人和地方,做為一個外來客或借住者,我稱這一些為那邊;還有在來去胡差的前後,許多事情因為時間也發生許多變化,來去做為一個與時間有關或無關的思考時,那又是什麼?我好奇。這次展覽試著將繞圈、那邊、來去這一體三種的成分,以含混或分餾方式來生產個人經驗標本,使它成為能被閱讀的檔案。

展覽是藝術家生活或創作後的另一個重要工程。這一工程要先篩選分類採集來的資料,包括物件、文字和影像;最後從採集來的資料堆中去整理或再製。譬如透過谷哥地圖的路線規劃及定位紀錄功能,去比對位置、距離和時間,使精神性的行動變成現實裡的文件資料;使抽象情感和歷史變成可以一再迴向的設定。而照片再製,主要藉用佛陀削裡的畫筆和橡皮擦兩個功能,去分別負責塗抹覆蓋或擦掉去除原來影像;透過加和減的方法來重新安排自己認為更好的影像效果,或是說透過加和減來重新安排現實與理想。最後,得要感謝蘭雅和貴彥的義行,才有這次的展覽,當然要感謝的人很多,但多少會在書的各篇記述裡提及,請容我在此一一省略,感謝。


>> 胡差風景照-圖抗系4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