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騎樓到十全






























<天災>

6月15日晚上幾乎沒有客人,外面還一直下著大雨,店裡滴滴答答也下著惱人的小雨,地震、豪雨、大太陽您想選擇哪個?我當然希望明天是個大太陽,雖然大太陽也可能帶來災難。深夜2點去尹那裡借一台傻瓜相機準備明天用的,回到家裡準備好背包和所有明天行走的裝備之後,沒有睡意就再繼續翻"從搖籃到搖籃"。雖然天空佈滿濃厚烏雲還是察覺得到天已經亮白…反覆模擬明天一邊撐傘一邊如何手持攝影機,譬如當大風吹翻雨傘時要如何保護攝影機等等…最後是將背包掛在胸前像抱小孩那樣,這可以讓我一邊行走一邊隨時更換帶子和電池,手累了也可以馬上將機器整台塞入背包裡,穿半節褲和涼鞋準備給它玩水囉…借來的相機應該備用就可。早上,是早上十點了,簡訊來的聲響讓我注意到時間,是台南琬婷的簡訊 「已經摳了2通電話都沒人接!」還說她和葉靈可能因為大雨不能來參加了,既然只是可能我就趕緊摳回去 「妳們已經到哪裡了?」 「我們還在台南!下大雨活動有取消嗎?」 「沒有!趕快過來!坐火車來到高雄再搭捷運到獅甲站2號出口這裡!」 「好啦!可是葉靈說可能不能參加呢!」 「行走加點雨水會更好玩啦!」 「好啦!」 其實我心裡還是有些擔心馬路像她講的都淹水了怎麼辦?

最後,我判斷只要捷運有在跑,應該就不會有太嚴重的災難…所以,此時我覺得應該給每個報名的"同學"趕快一個明確的提醒~ 「各位,下雨出門要特別小心,我們一心到十全囉!」 這裡的一心就是形容"堅定"啦!可是我心裡還是希望風雨千萬不要太大…大概十點半的時候才將二十二個報名參加的人傳完以上這則簡訊,中午12點半左右,發現腦袋有點著涼的感覺所以先到巷子口去吃一碗陽春湯麵,心想只要讓它流出汗來就會好才對。穿上雨衣撐起傘正要跨步踱去獅甲站2號出口時,俊賢摳來電話說今天下午會有朋友去找他喝咖啡,所以突然不能去走 「喔…好啊!」 「不好意思所以跟你講一下!」 「沒關係啦!」 踩著涼鞋繼續走著,雨就一下大一下不那麼大,可是,就不見打算要停的樣子,這時好像可以唱「啊!隨便呀!隨便呀!有趣的事都要自己來,有意義的事更要自己來…啊!隨便呀!隨便呀!」 「喂!在哪裡等呀?」 「獅甲站2號出口!」 「你在哪裡呀?」 「我已經在這裡了!」 「我怎麼沒看到你?」 「喔!我快從勞工公園繞出來了…」 下雨天裸著腳走路真是舒服呀!

「咦?阿冠還沒來?」 「它都是語音!」 「麵包師沒有來嗎?」 「它沒人接也語音!」 「佳儒,妳到哪裡了?」 「啊!我今天沒辦法過去了!」 「喔!沒關係…」 「喂!我是一麟,我有回電給你不是?今天我就沒辦法參加了,不好意思!」 「喔…沒關係!」 「彥廷!梁到底怎麼了?」 「她沒有要去!她有跟你說要來嗎?」 「就是一直連絡不上她呀!」 「啊!孟容也要來嗎?」 「她今天才想到要跟社大請假,可是剛好下午她們要開校務會議…」 「哇…哇…有好多人不能來喔!」 「琬婷回電說她和葉靈沒辦法來走了!」 「好!沒關係,謝謝!!」 「還有要幫忙聯絡的嗎?」 「應該沒有了…各位,等快一個小時了,我們準備上路啦…」 「喂!喂!等我喔!」 「好!可是你要快一點!我們已經要出發囉!」 「校長!我們還要等誰?」 「再等一個人,可是我不確定是誰? 喔!對!!我們沒有校長,大家都同學都互稱名字就好…」 等到2點只好回撥0989799??? 「喂!你乾脆在大遠百等我們好了!?我們不能再等啦!」 「好啦!」 由聲音判斷應該是小傑才對,可是這手機號碼不是他的…「拜託拜託!!不要堵住我們泳池的門口啦!你們都站在這裡,客人都不敢靠過來買票,拜託拜託!!」 「借躲雨嘛!馬上就走啦!」售票員這個小時就趕我們3次,辛苦她啦!只是雨下這麼大這一趕倒少了那麼一點人情味。

一心到十全的命題讓我想到自己住在高雄已經超過10年了,這十年是一個人一生的可能八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一個人的十年可以偉大到什麼程度? 或十年到底是多大距離? 亞歷山大20歲即位就開始流浪戰爭直到33歲被毒死,牙套姊姊被十年所打造的幾厘門牙縫,卻用了3個月就把它矯正回來,梵谷大概27歲開始畫畫直到37歲離開世間,聽說金星自轉十天差不多是它繞太陽十圈,洪通50幾歲突然想要畫畫直到60幾歲跟大家掰掰…一個城市或一個國家可以用十年進步到什麼程度? 以高雄市捷運為例,1979年捷運系統提議,1987計畫紅、橘、藍、棕四線,1994高雄市捷運工程局成立,2001高雄捷運公司與市府簽訂興建營運合約,2008的3月紅線通車,從提議到第一條線通車,整整耗掉這個城市3個十年,以萬物都靜止不動來看高雄這城市,它確實在緩慢進步中,如果以萬物都不是靜止不動來看它時,它的進步就不容易引起注目,這次在大雨滂礡中行走似乎不小心悟到這個雜碎道理,許多事情的發展都受天災和人禍的攪和才會見真章,雖然天災往往可以容易受人的理性所導控,但,在這島上理性動物終究是個珍稀!!所以,我必須在接下來的段落文字裡,繼續以往的相對沉重的筆調訴說我這次一心到十全的所見所思。


<龜縮>

首先與幾個同學一面走一面罵騎樓根本不能走時,同學們也同時意識到這些都牽涉到建築法規和文化習慣,似乎不容我們"理"論,所以現在我們就先來網路撿拾一下屬騎樓的法律知識和它的一些事故報導吧~

在雅虎知識網剛好查到幾則關於有人問說騎樓的法律相關問題~ELSA問-我想知道,騎樓雖屬人行通道,但法律並未明文規定"所有人"完全不能使用,我如果在店門口放置傘桶與盆栽,而且並不阻礙行走,警察可以開我罰單嗎…TOM回-1.一樓是我買的,我有騎樓的所有權,所以騎樓當然歸我使用?台北市市區道路管理規則第32條規定,騎樓及無遮簷人行道應予打通或整平;不得擅自圍堵使用。 所以騎樓為供公眾通行之用,不得佔為私用。2.我有依照規定繳稅,應該擁有使用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規定,騎樓如供公眾使用,可申請減稅,但不得任意私用。所以騎樓已被定性為"公眾使用"的範圍之內…在台北另一張先生問-我想請問各位大大,在台北市莊敬路與中坡南路都有一些建物是沒有騎樓的,這我就迷惑了…8米路以上不是都需要設騎樓的嗎?在莊敬路這裡還看到同樣一排的(不同棟)…左右都有騎樓,就中間這棟是沒騎樓的,請知道的幫我解惑,謝謝。↖★南方天空飄著北方的雪☆↘回-如果是電梯華廈那就要看他一樓的使用用途了,如果當初申請時是以"店面"名義的話,就會有騎樓,騎樓早期都是跟著店面買賣,所有權在店面,但卻是供路人使用,現在法規好像修改納入公設了,如果一樓申請"住家"那住家就不會有騎樓了。

以下這則新聞在現在讀起來會叫人灌下滿肚子疑惑,斗大標題這樣下~淨空騎樓、減少搶案!!是哪根筋拐到嗎?騎樓淨空可以減少搶案?且看中央社某記者2006/04/18在高雄如下報導:「…葉菊蘭是在上午的市政會議做上述指示。她說,高雄市的搶案一直未見改善,市府拼治安要從全民做起,只有警民合作,才能降低搶案發生。葉菊蘭指示副市長湯金全召集「打通騎樓專案」,各行政區都選區一、兩條佔用騎樓嚴重的街道做為改善示範街道,凡是佔用騎樓做生意、儲放雜物或是封閉騎樓者都要全部打通,保障行人的通行權,免於行人穿梭於慢車道與機車爭道,既危險又容易被搶。葉菊蘭呼籲市民要尊重民眾的通行權,既然騎樓是公共空間,方便人行有助於降低搶案的發生,民眾都應全力配合。她指出,民眾佔用騎樓是違法、破壞城市意象的行徑,既不友善,也無法帶給城市安全感,市府將強力執行騎樓淨空。打通騎樓案可能面臨議會、議員關心的壓力,無法貫徹?葉菊蘭表示會加強與議會溝通…」

另外發生在台中的另一則關於騎樓害人的報導:「台中市中區日前卻發生騎樓高低落差太大,老人家一腳踩空跌倒的意外,讓地方人士疾呼,市府就算沒錢也應改善。台灣因為氣候特性,而有騎樓的設置,原本方便行人行走、保障安全,或避雨的空間,有時候高高低低反而更危險…(2007/5/7全國廣播FM106.1申訴熱線 ) 。」 而另一則出租廣告這樣寫:「高雄騎樓出租(適合各種小攤販) - 露天拍賣--簡單、好玩、免費、安全 / 商品編號: 11080504817??? ,位於高雄市鼓山區華榮路??? 號  愛?超市 盤 這個點不錯喔 價錢請問紅豆餅攤販或來店 地下式跟二樓都可推放東西 歡迎參觀。」另外一則是:「餐廳/飲食業出租頂讓-近高雄市美術館、翠華路吳鳳路三角窗…另則~騎樓出租 適合早餐、冷飲、檳榔攤…另則更詳細的分類廣告~餐廳/飲食業出租頂讓-高雄市六合一路信義國小正對面騎樓分租…每月租金6500 元,押金另…」

有個高雄市民這樣問:「高雄市政府交通局-民眾反應資料2007年12月17日…令我訝異的是,原來高雄市的規定是~路邊有騎樓就停騎樓,有人行道要停人行道!除了有相關告示不准停車的地點除外,想請問這樣的規定合理嗎?」有個高雄的政府這樣答:「交通大隊指出,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規定,騎樓屬道路的一部分,禁止堆積、放置或拋擲足以妨礙交通之物,違者依法除責令行為人即時並消除障礙外,還將處行為人或其雇主新台幣1200元以上2400元以下罰鍰。若行為人不即時清除或不在場,將視同廢棄物清除。騎樓違建部分,則依建築法、違章建築管理辦法及招牌廣告及豎立廣告管理辦法來執行。」回到"打通騎樓案",事後繼續有報導這樣寫:「市府自5月間釋放全市17條指定道路推動打通騎樓專案的消息後,引起相當大的反彈聲浪,不少商家認為騎樓為私有土地,既要課稅又要淨空,相當不合理。…無非是要釐清「打通」與「淨空」的執行界限,凝聚騎樓供作行人通行的共識,但也藉著這個機會讓市民和市府正視騎樓地使用的問題,包括相關的建築法規、稅賦優惠、使用原則,都應進行整合。」

有人針對高市未來交通如下討論:「[PDF] 高雄市發展大眾運輸之問題與改善對策探討檔案類型: PDF/Adobe Acrobat - HTML 版/高雄市因應未來高雄捷運、臨港輕軌捷運及高鐵等大眾運輸系統之通車營運,為迎接本… 之情形,又因本市騎樓、人行道之停車缺乏管制,無法提供安全、舒適步行環境與…」也有人這樣討論:「高雄市青年路街道景觀規劃設計準則之研擬檔案類型: Microsoft Word - HTML 版/ 建築物指定設置騎樓其高度不得小於三點五米,深度不得小於兩米,以增加行人之開闊… 傢俱、植栽、廣告招牌等八大項作為分類標準,研究成果可作為政府未來推動高雄市…」現在是2008/07/17,距離2006/04"打通騎樓案"已經足滿2年,那菊芳蹤不明,這菊是否繼續?我們小百姓只有霧煞煞。但可以肯定只要一個城市針對人民的各種權力都不必認真審議,相信執行起來就只能繼續龜縮的份…從上述幾個案例簡單判斷就知道騎樓害人絕對是場人為禍害,過去是,未來一樣會是!!


<黑暗>

一天深夜3點前後,我耳朵鼓膜突然被一陣低沈的音給刮醒,住在這巷弄裡已經十年,第一次聽見這種具恐懼感的聲音,幾聲非常犀利的男人對話「下午你嗆我什麼?」 「幹!幹!幹!」 配著"擘、擘、擘"拳頭連續使力擊中身體的肉聲,沒多久巷頭巷尾各跑出幾個也過來踹被打的那人 「你好幹再動我的車呀!」 說完馬上就又聽見一陣"劈、劈、擘、擘"眾人用力齊打一人身體所發出的肉聲加上悽慘的顫慄男聲,這聲音至今我心裡依然迴盪…最後留下巷頭巷尾幾輛機車發動引擎遠去的聲。後來才明白深夜糾眾堵人打人是因為那人機車停到被打那人所架的路霸了…這整個城市何止這麼一個路霸!隨處林立的路霸或所謂的文化習慣,都指出"我家的外面就是我的",全高雄市幾乎沒有一條巷子不是這樣,在這裡我試圖去推敲到底是什麼力道使我們這城市的街頭巷尾,騎樓人行道等等明明是公共領域卻可以縱容私心橫行。

到底是什麼力道將所有人的私權力公然以野蠻的方式延伸到"我家門外"?這力道更反轉在地方自治那零零落落又無所適從的法規上到處蔓延,根本難分公私的騎樓灰色地帶文化,完全導致公權力滯礙難行,連帶街頭巷尾到處都演變成我家外面應該就是我的停車場才對。上網查了一下,路壩並非高雄特產,它,全台灣到處都有人生產…從以上的許多案例中可以試圖扒梳一些問題的簡單肌理~政府藉公眾行的權利卻實佔了私有地!人民建立政府最主要的目標不也是要維護在人人心中那份不容易言說的卑微正義,而那個政府不但沒來得及補救,而且還延續著陋規反著做!!這在社會心理層面會有連帶的負面效應,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每個人對公平正義可以各自表述,導致應有的公民意識很難凝聚!!也許,我們真的很難面對自己社會已有百年歷史的"騎樓文化"去對它做出驚嚇的反省吧!?我們似乎早已喪失這樣的勇氣和能力…將時間推回去年我們行走的學校在2007/08/27腳底路線第4條~高雄港繞一圈,正當許多人讚譽謝市長打掉高雄港的一些圍牆段落時,我們卻對那趟的行走最記憶深刻的其中一段,就應該屬起點和終點所有同學用爬或用鑽的,像猶太人要偷渡集中營那般的進出高雄港的防波堤那一幕。

當高雄的中正文化中心圍牆被急速拆除時,當其他大大小小學校和公園圍牆也被逐漸拆除時,我們發現高雄似乎變美了,但,更重要的是在"美"這個意識之上,應該有個更重要的意義來涵蘊才對,不然那個美就只是表面功夫而已。果不其然!翻開市府主導的所有刊物時,我們非常容易看到的印象就是城市光廊、城市光廊、城市光廊…每一期都在報導城市光廊、城市光廊、城市光廊…影響所及包括各鄉縣村里一講要改造社區公園必稱"光"甚麼的才能罷休…可笑嗎?不過接下來更可笑…紅線捷運開通之後,它突然叫做"中央公園"了,就像高雄港邊也有一個叫"漁人碼頭"一樣,當然紐約能有個中央公園,我們沒有不能,淡水碼頭能學人家那個舊金山叫漁人的碼頭,高雄更沒有理由不能!像建商對建案的取名也講究這種氣息~谷根漢、浪琴嶼、橫濱、雙橡園、亞曼尼、溫莎堡、夏威夷、米蘭大道…再怎麼古早的城市總蘊藏著廟宇寺院的蹤跡,只是美絕對不夠!一座城市總需要有屬於精神層次的部份,這可以意味住在這個城市裡的人到底有多恢宏的內在和氣質,這些地方不是用來裝飾城市,而是一款純粹內在信仰的氛圍…現在那個政府好像哪根筋拐到的樣子,竟然搞到以為"流行"就是去向台北那隻老鸚鵡學講話…當我們必須鑽爬那不銹鋼欄杆做成的超高圍牆才能偷偷進出防波提行走;回想那危險不下颱風來襲被瘋狗浪咬走的危險時,令人馬上意識到拆圍牆只是一種政治姿態,一種表面功夫。它一點也沒有勾到自由開放和精神美感的邊。

80年代的長谷50層大樓,形狀就像針筒注插在北高雄的民族路上,是北高雄的顯赫地標,80年末隨著長谷集團的財務窘境,當年長谷集團由盛轉衰在於台灣房地產景氣泡沫化,遂逐步把企業體移往大陸後就再也見不到它的光芒。東帝士85層大樓,其建築體歷時10年於1997年完工,總高度378米馬上成為當時全台灣最高建築物,全世界排名第13高,以最高使用層樓排名,更是世界第8高,大樓的外型長的有點像高雄的"高",大樓的75樓設有咖啡廳,可俯覽整個高雄的景色,至今依然是高雄最高的地標,盡管位址在高雄自強三路7號,但在高雄的任何角落幾乎都可以看到它…經極短暫的台日合作經營的大丸百貨稍微出現過榮景外,因為內部設計不良,行銷整合也做的不好。隨著90年代台灣景氣大幅衰退,許多公司企業不敢進駐而且還紛紛撤退,該大樓也隨即沒落。這兩棟雄據高雄南北地標都出自一個具相當爭議的建築師之手,李祖原~不管台北101或中台禪寺,或在"厚里豆"入圍最醜陋建築前十名就有半數都是他的作品,他善於外觀設計,圖騰總舌含著非常大氣的中國意象,內部設計卻經常被批評荒謬沒有人性很難住人。

當有一天我們的社會盡是一堆顏料所砌,我們就只需要顧及自己的一雙明眸,可惜,我們還有許多許多其他一樣重要的感覺器官在我們身體上,足讓我們即使不見光影的時候依然能夠感覺到這個世界…如果人的一生就只是為要鎖緊那一顆螺絲,我們卻喜歡拿螺絲起子去與人比大比小,比豔麗和比光鮮,這個時候我們就是不是可以想想這樣活著的目的是否已經過頭了呢?當大家期待曾經一起喊叫"本土"的時候,竟然日後才知曉原本只是為了換人去做一件同樣的事,那就是去維護既得權柄…本土原來不是長得像現在這樣沒有什麼自己的內函的樣子,它得必須一點一滴用自己珍稀的生命歲月去慢慢累積,可是,當我們握到了權柄,我們卻反而只擔心權柄一旦他落時的無所適從,這時候我才意識到為何那個耶和華要使摩西帶以色列子民晃蕩野地40年而不能涉進應許之地了。本土變成花綠的顏色而不是一棟具含歷史意義的真實倉庫,更不容具有統治者過往的任何記憶,我們的靈魂被我們自己給予塞進黑干阿標驚風散的小小罐裡…不論城市光廊或叫中央公園的建造和愛河的改造,不論駁二藝術特區的成立或高字塔藝術園區的設立,全都忽略了公民參與和審議的過程,官大學問大…最後,高雄這城市似乎只是一隻會學老鸚鵡說人話的小鸚鵡。


<嚮往>

從一心路、二聖路、三多路、四維路、五福路、六合路、七賢路、八德路、九如路、十全路,那份當初高雄首任市長連謀先生對這城市饒富寓意的命名,只能說全台僅此一絕。

從下午1點直直等到始終未能出現的報名者到2點才邁出"一心到十全"的步伐,自獅甲站2號出口照著原先計畫好的路線總共折了21個幾乎都是90度彎的路口和穿過2個地下道。下午1點的等到晚上7點抵達後繹站2號出口的6個小時中,雨從未稍歇,不是小雨就是豪大雨,一路不是機車堵路就是商家出線的滿坑商品塞路,更有餐廳整個料理台就設置在騎樓上,這樣就不難想像餐桌椅也會大方佔滿騎樓…如此一來當然家家更可以學拜拜時都會出現天豬咬椪柑那樣,將自家轎車塞在自家門口…一路不是得走在不知何時可能掉落的看板底下就是得從隨處都可能打中人的突出物旁經過,有的地板也因為下雨特別滑溜或莫名其妙被商家圍起的修護中的工程鋼架網羅以及不知為何將騎樓用鐵鍊圍繞住,搞得極像大伙已經走進"我是傳奇"那恐怖災難後的紐約場景,只是這個城市還住滿了人罷…路上不小心遇上85層金鋼大樓被烏雲完全壟罩的奇景,這只能意味這樣的超高層建築物其實是不斷在干擾微週邊的天氣,只是天氣好的時候沒什麼雨水霧氣給襯托出來,沿途還真是零瑯滿目,各行各業的各式幹活和休閒全都推上騎樓來啦,真有夠熱鬧!!不管修車保養、小吃雜貨、自家的沙發和泡茶几樣樣都有,簡直我家的客廳,我家的廚房,我的工廠,全都在騎樓上囉…

當然,這也是一種文化特色,就像地獄圖一樣,其辨識度的非常高,只是,這種場景這樣的特色是我們所嚮往居住的城市嗎?也許我們開始要問,高雄!您到底嚮往甚麼? 光廊到處林立巨型化妝品女郎的"臉盆"可以慰藉我們努力辛勞後的一天嗎?每到選舉季來臨好像那哭天搶地的雷公音都變成可以淨化人心的梵唱,完全沒有所謂什麼叫做噪音管制嗎?政府心血來潮要為自己做宣傳辦活動時就可以想圍哪裡就圍哪裡,全都不必管週邊店家的生意壓力到底有多大?所以拆公園圍牆拆學校圍牆只是在拆別人圍的牆,自己卻可以為了自己的權柄想愛怎麼圍就怎麼去圍,所以,螺絲起子是拿來比大和打人的,至於如何鎖緊那顆螺絲,誰又在乎?


<附註>

a.騎樓難行、路霸橫行、放縱選舉噪音、住民的天空權未啟蒙、辦活動就圍路…這些都指向同一個問題~"特權階級得到無制衡的非理性擴張"。

b.特權階級=既得政權者及其角逐者、可援助既得政權者如財團及制法者等。

c.容這裡引用"從搖籃到搖籃"這書其中一個基本概念,設計才是許多錯誤的開端…相信這城市的道路設計一開始就出了錯,譬如許多重要的道路都沒有設計人行道,不管到旗津的過港隧道、跨高屏溪的雙園大橋…還有不是叫人上天橋就是下地道,這樣完全以"運輸"的思維來設計這城市的道路就是最大的錯誤!!即使最新修築的斑馬線和紅綠燈桿的位置設計就是非常不良~一般騎機車等紅綠燈時,騎士都看不到頭上的紅綠燈,因為看的距離不對,那就是設計有問題。

d.由錯誤設計所延伸的法規變成政府執法成本過負亦容易扭曲初衷,也造成民眾守法不易久之積非成是。

(文/Leoliu)   
*原網路文章已遺失,此為重貼文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