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革命進行式




























1996大概是我要倒來屏東的前半年吧,在寶島心聲TNT電台幫冷光敲邊鼓一個一週才1小時的「藝術黑白講」節目,其中一集,我特別邀請了史明先生來上節目,因為我非常好奇「漫畫台灣人四百年史」是安怎A這麼可愛,好親像一個大人正認真說故事夥一個小孩聽,自然不時會隨筆塗鴉一些關鍵符號或圖騰來幫小孩理解其中道理一樣,裡面所畫人物都很夢甲(卡通)模樣,使人感覺讀這本冊真輕鬆,所以在書店看到時就馬上買落帶回家翻來翻去,沒多久就翻完了卻感覺還意猶未盡,後來乾脆就想辦法直接來採問伊。

當時我雖然已經30出頭了,但是做為一位「正港台灣人」,我還未轉大人,因為講「台語」還未輪轉,所以,在節目當中一直穿插著「北京語」,可能因為安A,節目進行當中電話就一直閃一直閃,我想是不是聽眾感覺採問內容不錯,想要讚聲一下,所以就接起「call in」,電話那邊就開始講:「你這個主持人阿愛講北京語,就去中廣講呀,是安怎佔在按這個台灣人的電台...」 突如其來被這樣罵問,竟然一時把我嚇住,這時只見史明先生慢條斯理的出聲相救:「這位先生,阿麥講什麼卡是按 "台灣人" 的語言比較是卡困難的...按愛卡闊的去看待到底要表達的是什麼比較卡重要...」

因為安A,我心裡真正欽佩史明先生,當時伊的幾句話就完美詮釋了台灣當時對待所謂「台灣人」的條件解釋,尤其語言。後來也買伊其他的冊,尤其伊所詮釋的「台灣民族論」,是這群人進行反殖民鬥爭的過程中所發生發展起來的一個歷史產物;這不是絕對卻是相對的論點,意思就是一個人會講「鶴佬話」或是「閩南語」或是「台語」,未必然是一個「台灣人」;不管伊是從那裡來的,一旦這個人ㄚ是生活生存在這個台灣領土上,為了這領土上最大的共同利益去抵抗外來的殖民者,伊就是這個民族者。史明先生這款的民族論顯然是一個國家的基礎論,所以,台灣獨立建國是伊台灣民族論的展現階段。

前幾天場次時間不合,今晚有空便趕去夢時代看了一部關於史明先生的紀錄片-「革命進行式」。這電影好不好看我已經無法客觀評斷,但是,如果你妳是住在「台灣」,也許你妳應該要去認識和「切格瓦拉」完全顛倒,比切還早來這個世界10年的現役革命家。來戲院裡看這電影的人比我想像的多很多,這表示可能「史明先生」是一種票房,老實說有幾個片段看了眼睛好酸,我就有聽到後面一直有人在啜泣著。

我邊看邊想著,為什麼是紀錄片?為什麼真實的故事就得拍成「紀錄片」?不是我討厭紀錄片,應該是說他的故事很「劇情」也很「國際」,很劇情的意思是說任黑人白人來看這個人的故事也會感動,因為他的故事很有「神奇的人味」,譬如年紀輕輕為了革命志業又深怕受到「家累」而去結扎、開了一家水餃麵店的樓上卻是武裝革命基地、一輩子都想摸掉蔣介石的頭卻讓蔣介石自己老死,感覺一切都在為了某種「失敗」而行動著。因為「革命」卻讓他「跑路」四大洲,所以我說他也很國際;而這些故事肌理都足以拍攝一部非常豐富的劇情長片賣(分享)到世界各地。我在想,「台灣」不應該只是電影背景,她的人文故事才有辦法真是電影的主角,所以到時候,電影的背景可以在東京紐約巴黎不一定要在台灣。 L.20150305


Trans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