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ChenChao/活著幹嘛?





















活著幹嘛?與藝術家劉秋兒的對談
引自/facebook
文/Shih-ChenChao(趙世琛)

跟秋兒認識多年,坦白說,我們從未刻意有過什麼交集,總是各自做著各自的事,但秋兒給我的感覺是,總不會生疏或客套,相處確實是自在而愜意。我總覺得,在許多觀念與想法上,不須靠形式上的溝通,我們已有所交集。雖說每次跟秋兒見面總是不正經地相互調侃,但其實,我已經不只一次表達過,秋兒確實是我相當佩服的藝術家之一。若看過秋兒的作品的人會知道,秋兒對作品的形式能力,相當獨到,絕對算是一個在形式表現上相當上乘的藝術家。但是,真正認識秋兒的人應該清楚,秋兒真正強悍的,不是那些看得見的作品形式,而是那些無以命名、不被可見、散亂、但從未曾是虛無的眾多事件與瑣碎細事。光當初豆皮藝文咖啡館以那特殊的形式,不求人地屹立在鹽埕埔如此久的歲月,就知道能如此做為者,不是一個能被輕易定義的人物。對於藝術,我最感興趣的,始終不是任何形式,任何戰績,或任何可以名之為「藝術」的那些事。我關注的始終是,不以藝術為名,或在既定藝術系統裡,找不到指稱位置的那些藝術狀態,我稱為「不做藝術」之術。秋兒曾在上次於伊通的對談中,不經意地以「那不是藝術,又會是麼什麼?」的反面表述來指稱這類似狀態... 

>> 詳細



Contents

Translate